残酷的中年危机!

杂谈103阅读模式

残酷的中年危机!

01

先说一个冷门的历史知识,秦始皇嬴政只比汉高祖刘邦大三岁,他们是同一时代的人。

史载:嬴政生于公元前259年,13岁继承王位,公元前221年(38岁)统一六国,而成千古一帝。

刘邦生于公元前256年,家境普通的一个农家子弟,排行第三。公元前223年,在他33岁的时候,参加了公务员考试,通过考核成为一名秦吏——不是官,而只是吏,做了泗水的亭长,大约应相当于现在某乡镇派出所的所长。

刘亭长爱喝酒,喜欢美色。

在后世史书中,将刘邦记载成一个胸怀大志的人,说他到咸阳城执行公务时,偶遇秦始皇出行的车马,威仪浩荡,便叹曰:大丈夫当如此也!这类似于我每每看着福布斯全球富豪榜那一串身家数字的时候,拍案而起曰:彼可取而代之。

但我想,这应该都是后世史家虚构的,是属于成功者的心灵鸡汤和语录一类。既无法证实,也无法证伪。

彼时的刘邦,应当自己也不敢想象自己的未来。他所能想象的生活应该就是在泗水之地,和一群狐朋狗友,喝酒赌钱,过着快活人生。

然而,秦末之际,当在体制工作内的刘邦发现其效力的体制已经烽烟四起、摇摇欲坠的时候,他也终究是按捺不住内心。奋而起身,提三尺剑,斩白蛇、举义旗,加入到反抗暴秦的行列之中,时年48岁。

是的,你没有看错,这个时候的刘邦已经48岁了。

如果放到现在,刘邦绝对连工作都找不到,因为他已经超过35周岁的门槛了。他的出路只能是去送外卖或跑滴滴。

之后的故事大家都熟悉了,秦末群雄并起逐鹿,楚汉相争问鼎中原。终于在公元前202年,55岁的刘邦成为了汉高祖。

大风起兮云飞扬!曾经的刘三、刘亭长变成了唱着大风歌而衣锦还乡的汉高祖。

喇叭,唢呐!好一个彻底的人生赢家!

02

再说一个刘邦的子孙后裔,也就是大家都耳熟能详的刘备的故事。

刘备、刘玄德,生于公元161年,虽是正宗的汉室皇族后裔,但也已沦落到家贫以卖草鞋为生,什么举孝廉、朝廷征辟都与他无关。

时逢汉末乱世,24岁的时候,不想卖一辈子草鞋的刘备为了谋个出路就参了军。后因军功而做了县尉,大约应相当于如今的副县长兼公安局长吧。

虽然是进入了体制内,但刘备混得也很一般,很快就得罪了上级领导(鞭打督邮),只好带着关、张两个结拜兄弟逃亡于江湖。

再之后呢,我们的大耳刘皇叔就四处跳槽、到处投简历找工作,先后入职过袁绍、曹操、刘表等大型企业集团,也曾经短暂地在毌丘毅、公孙瓒、陶谦等小公司谋生过。

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刘备在24岁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,职场发展得很不顺利,经常失业、被炒鱿鱼裁员。

最后当他想独立创业的时候,已经47岁了(一般以发生在公元208年的赤壁之战及之后借得荆州图谋西川视为刘备谋求独立发展、称雄一方的开始)。

换言之,刘备之前都是职业经理人,带着心腹团队到处给人打工。后来发现年纪大了,又因为跳槽太频繁不好找工作了,被逼无奈只好出来创业。

于是,才有了以荆州为基地,取西川、夺汉中,三分天下的历史。公元221年,60岁的刘备登台称帝,终成霸业。

真可谓是筚路蓝缕、大器晚成也!

03

两个历史故事说完了,但我想说的并不是历史。

很多朋友都知道我失业近两年了,问我家里又没有矿,为什么不去找工作搬砖。我说,一直有在找啊。所以,我要说的就是关于找工作时的遇见的故事。

皆曰我云淡风轻,实则一把辛酸泪。

不怕大家笑话,去年我结束了十余年的地产和外地的漂泊生涯回到上海之后,刚好有时间闲下来,因闲来无事,居然想安静地看看书,去考个国家公务员或上海的事业单位。俗称“考公和考编”,也称“洗脚上岸”。

作为一名比小镇做题家还要更胜一筹的乡村做题家,我对于考试,还是有点信心的。更何况,这十余年来,虽为了谋生,四处漂泊,但书还在读,文字也偶尔写一写,也算是于社会中摸爬滚打了一圈,心想总比大学毕业的那些青涩少年能更好地适应体制内的工作。

然而,当我满心欢喜地打开国家和沪上的招考公告,却发现在招考公告上第二条就赫然写着年龄必须要在35周岁以下,虽对于应届的硕博士适当人性化性地放宽到了40周岁。奈何余生也早,掐指一算,硕士毕业都15年了。

所以,我虽有心效力于国家、服务于人民,放弃那些不切实际的飘渺虚无的人生理想,以“俯首甘为孺子牛”的心态想成为体制内的一颗普通的螺丝钉,为国家机器的运转发挥自我的光和热,奈何国家嫌弃我已经年迈。

我看青山多妩媚,青山看我已珠黄。

“人老色衰”的我只能默默地关上招考公告,转身离去,不带走一滴悲伤的泪水。

国家的、体制内的这些岗位嫌我年老,不给我机会。我为了吃饭,为了养家糊口,总要谋个生计,也只能去社会上去挣两三个铜板和几块馅饼。

于是我奋力地刷新招聘信息,我主动地去投简历,我耐心地接听每一个猎头和人事打来的电话,我小心翼翼地争取每一次面试的机会……

我放下所有的骄傲,只剩下谦卑。我一再降低对工资的期许,我也不再书生意气地待价而沽。因为,我要还房贷,我要生存。

然而,历经快两年了,目前的结果,还是很不理想。我起初也很诧异,莫非是社会发展太快,人才过剩,我这种毕业了十多年的人只能被历史的车轮碾压而过么?还是我能力欠缺,不够优秀,不足以乞食于这个时代?

后来,有一个在人力资源领域浸淫多年的朋友,直接跟我说:“你老了,已经超过了35岁的职场硬杠杠,没人会再要你啦。”

哦,我这才恍然大悟。另一方面也心下稍稍宽慰了些许。原来不是我不行,而是这个时代嫌弃我年老,不给我机会证明自己还行。

是的,我虽然今年刚四十岁,我身体健康,我坚持跑步,我还没有到“廉颇老矣,一饭三遗矢”的地步,但这个时代就是认为我已经老了,不堪用了。曾有招聘者委婉地跟我说:很抱歉,你虽然符合招聘条件,但领导说要找个35岁之下的。还有的招聘者则直接就说,超过35岁的,他们概不考虑——潜台词就是,超过35岁来投递简历者,就是自取其辱。

古人云:寿多则辱,果如是也。

04

这两年,经常会在网络上看到所谓中年危机的讨论,也有人说35岁就是个门槛。似乎越过了这个门槛,就会被贴上标签,沦为社会的剩余物一般。

更令人发指的是,有的招聘方还把这个门槛提高到了30岁。似乎30岁以下的才是年富力强的,才是能榨出油来的。超过30岁的,就像是被嚼过的甘蔗渣,只能被当作湿垃圾而弃之。

无论是30还是35岁,我很好奇这个门槛似乎成了一个约定俗成的潜规则,是谁设置的?

按照3岁读幼儿园、6岁读小学、9年义务教育再加上3年高中、4年本科;不耽搁的情况下也要22岁才能大学毕业,之后若再读3年硕士。一路升级打怪出来进入社会没几年就面临35岁以上就要出门往右拐的局面,岂不是很荒诞?

这何止是荒诞,简直是太不可思议的荒诞了。

难怪这些年大学生们毕业后就挤破头要去考公考编,谋求端上铁饭碗。因为一旦端上了铁饭碗,就不会面临35岁之后找不到饭碗的境遇。所以,我们不能再嘲讽他们,说他们贪图稳定、不思进取。其实他们都是聪明人,是明白人。

这些年,中国的社会发展已经有了逐渐老龄化的趋势。国家一方面在延迟退休,号召大家尽量多工作几年、多交点社保,多发挥点余热,不要总想着到龄就退休拿退休金;另一方面却带头制造年龄歧视,真可谓是“左手劝人从良,右手逼人为娼”。

锵锵、锵锵……

我真想手执钢鞭将你打!

05

再说一个最近的旧闻吧,2021年的时候,沪上有一位48岁的、高学历的外企高管(曾经的),在失业两年后,无奈之下给上海市长写了一封求助信。

那封信件的标题叫“失落大龄职场男的求助信”:信中说他是本科和硕士都是重点大学毕业的上海人,在知名外企工作了近20年,做过高管,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也有过硬的管理及业务能力。但自2018年离职后,就一直未能找到合适的工作——对,合适的工作。如果您非说送外卖和跑滴滴就是中年失业男人的合适工作,我也无法反驳你。

他说自己失业后,尝试过自主创业但失败了(失败就意味着雪上加霜),已申领了两年的失业金(上海的失业金大概是2500元/月,如果不需要还房贷、不需要给孩子交什么课外班的费用,自己买菜做饭,应该能够确保不被饿死,但最多只能领24个月),他说自己的身边有一帮和他类似的群体,有学历/能力/精力,还能为社会贡献一二十年,但他们已经有了被社会抛弃的感觉——失业后都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。

是的,他说的感觉没错,社会的确已经抛弃了他们。

最后,他说希望政F能帮助他们,继续为国家和社会贡献智慧和才华。

虽然他写这封信更多的是出于养家和生计的无奈,但这口号喊得很响亮,一副“报国无门”的惆怅感。这封信很快引起了媒体热议和网络聚焦,最后据说是政F出面对他进行了帮扶指导。我想,他应当是找到工作了吧——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嘛。

招安一个的成本终究是低的,宋江是被招安了,但水泊梁山的其它万千弟兄们呢?

更多被社会所抛弃的中年失业者呢?难道每一个都要去呐喊,去窦娥喊冤、去拦轿投书么?

06

失业之后,我也在思考,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?是谁在制造所谓的中年危机,35岁的无形门槛又是怎么形成的?

对于年龄的焦虑和偏见,似乎已成了社会的一种集体潜意识。虽然我们表面上对大器晚成者颇为赞许,但每个人的内心里都恨不得“出名要趁早”。

30岁不结婚成家,似乎就成了有罪的“大龄剩男和剩女”;35岁再出去投简历找工作,似乎就意味着人生失败。

35岁之前还是红玫瑰,过了35岁就沦为了蚊子血。

35岁之前还是床前明月光一般的白玫瑰,过了35岁就瞬间沦为了粘在衣服上的被嫌弃的剩饭粒,然后就只能是被随手弹掉、落于地上的命运了。

……

好吧,多说无益。作为一名40岁的中年失业者,为了生计,只能作为“被侮辱和被损害的人”而苟且地活着,继续奔波、敲门、求职。

老骥伏枥、志在千里,烈士暮年、壮心不已。作为一匹40岁的老马,我还要继续跑下去。

  • 微信:3083118361
  • weinxin
  • 公众号:科牛
  • weinxin
  • 本文由 发表于 2023年11月7日 19:20:42
  •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您有版权权益方面的问题,请及时联系我方处理!
互联网双职工家庭能有时间养娃么 杂谈

互联网双职工家庭能有时间养娃么

我和媳妇都是在互联网公司上班,我在美团,她在滴滴,我平时早上7点出门,晚上9-10点到家,媳妇是早上8点之前出门,晚上10-11点到家,我俩路上+在公司时间平均都超过14个小时,除了早上7-8点仅有的...
女人40+就该等死么? 杂谈

女人40+就该等死么?

林子四五年前同事,离职后因为没有业务上的交集,几乎不联系。 上个月底,她的微信突然亮了,简单寒暄后,问能否帮忙介绍工作。 林子今年刚好四十,离异,好的一点是没孩子。原来在国内知名时尚集团做事,机缘巧合...
黑箱、祛魅与草台班子 杂谈

黑箱、祛魅与草台班子

有人评判,科学与人文的区别是因为前者研究的对象是自然,而后者研究的对象是社会。要我说这个标准不完全对,科学与人文的区别不在于对象的差异上,而在于对「极限未知」这一“黑箱“的处理上。 如果把那些难以了解...
无用的关系,尽早斩断 杂谈

无用的关系,尽早斩断

我们在和人交往的时候,会发现有这样两种人,一种人是你和他接触,感觉如沐春风,他什么都懂,但是却不张扬,你觉得能从他身上能够学到很多东西。 而另一种人,你看他就是哪哪都感觉不对劲,比如他明明一无所有,却...
评论  0  访客  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