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舅的牛杂生意

杂谈257阅读模式

二舅的牛杂生意

二舅是最本分的庄稼人,地里的农活不说全乡第一,总也是全村第一。犁地、种麦、耙地、磨地、种各类经济作物,样样精细、收成好、人人羡慕!

小时候,最爱去二舅家。在他家里,你能深切的感受到农耕文明的强大,坚实的牲口圈场、膘肥体壮的骡子、毛色溜光的驴、黄里透红硕健的牛,锋利多刺的耙、精致的种麦娄、藤条编织的磨,镂花铁锹、铁锄等,每一件农具都令人迷恋,让人爱不释手,也都能深深地体验到远古先民们的智慧和不易。

二舅母年轻时的一次偏瘫住院,让这一切永远远离了我的记忆。二舅母得了偏瘫病,固执的二舅一心想让她恢复如初,花尽了所有积蓄、还负了债。偏瘫就是慢性病,即使现在医药发达,也很难短时间完全康复,何况是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想要马上治愈,更是难上加难。

负了债的二舅,不再相信他引以为荣的农艺,能改变他窘迫的现状。安顿好二舅母后,二舅开始去闯荡江湖,寻求发财致富的新门路。

半年后,回家的二舅变卖了几乎所有的农具、牲口,开启了他自己制作牛杂、贩卖牛杂的生意。二舅一开始贩卖牛杂是用一个二八大缸自行车,后座带着一个竹篮;方式是免费试吃,不收任何费用,前半年不开张,就是让大家免费吃。外祖母感觉二舅癔症了、或傻了,让母亲劝说,还是好好务农,那是他的拿手好戏,再别搞着贴本的营生。

在所有人的嘲笑、怀疑、看笑话的模式下,二舅依然坚持赶各种集,绝决地让大家免费吃着,收集着各类反馈地信息,独自实验着自己地配方,未出嫁的大表姐是最忠实的粉丝、帮手,就连同龄的三表弟也对二舅的奇谈怪论嗤之以鼻。

说心里话,我也对此不看好。物资匮乏的年代,人们只有在过年时候,才能吃点猪肉,日常就是逛集,也只会吃一些廉价的小吃。

这稀奇古怪的牛杂,老家的人没见过,更很少吃过。但吃过的三叔、四叔、大姑都说好,我把这一满归结为:他们嘴吊、拍马溜须!

事出反常,必有妖,二舅的牛杂生意,免费试吃半年后,全面火爆起来。集市上,争先求购者络绎不绝、排队争抢!原来,二舅的牛杂不禁味美,而且价格远远低于人们心里的价格。同时,口味多样、品种齐全,有五香的、麻辣的,光麻辣的就有好几种,比如:微辣、重辣、微麻、中麻、重麻等等。牛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都被他一一开发,款款热卖、火爆。

二舅凭着持续向好的牛杂生意,先给自己盖了村里最早的二层小洋楼、风光婚嫁了大表姐和四表姐、给三表弟娶了媳妇,在镇里最好的地段置办了商铺。2012年,又在县城买了单元房、铺面,把牛杂生意做到县城,有了自己的注册品牌“老吕家牛杂”。

古稀之年的二舅,把牛杂生意给大表姐、三表弟、四表姐股份化传承了,自己退居总顾问职务,一心一意照顾偏瘫33年的二舅母。一年至少两次带二舅母到全国各地走走、看看,养老生活十分惬意!

这就是我的二舅和他的牛杂生意!二舅在生活变故的当口,依靠自己的智慧,抓住改革的红利,以一个农民特有的朴实、勤劳、与时俱进赢得了人生,是中国改开四十年伟大进程的缩影!

真心祝愿二舅越来越好!更愿我的祖国日益强大!更加美丽富饶!

公众号:雨峰观

  • 微信:3083118361
  • weinxin
  • 公众号:科牛
  • weinxin
  • 本文由 发表于 2024年1月19日 21:57:36
  •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您有版权权益方面的问题,请及时联系我方处理!
一个人的运气,都是被逼出来的 杂谈

一个人的运气,都是被逼出来的

“命运”这两字真是捉弄人,有的人全信命,所谓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,爱咋咋地。有的人全信运,所谓时来运转,隔三差五去找所谓神婆接运纳财,也有的人只相信自己。 人的选择分两种:有的选和没的选。 有的选的人,...
十元理发店很有必要存在! 杂谈

十元理发店很有必要存在!

头发长得实在受不了了,今天出门去理了个发。就在家附近的报刊亭理的,花费10元。 不知道大家会在理发上花费多少钱呢? 我的话,10元是我的付费上限了。当然超过10元的理发,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可能会支付,...
为什么穷人家庭大多都不和睦? 杂谈

为什么穷人家庭大多都不和睦?

我发现,很多人在大学里的时候或者刚毕业的时候就疯狂地搞钱,力争财务自由,并非是特别懂钱的重要性,或者是别的类似的原因。 而是什么?逃离那个不和睦的原生家庭。 原因很简单,自己的那个家庭,总是动不动就硝...
赚钱,真传一句话就够了 杂谈

赚钱,真传一句话就够了

上学的时候书读的越多越优秀,因为很多科目比的就是阅读量 但进入社会之后不是看你读了多少,你读的越多越是没用 道理往往就那么一两条,你要做的就是把它们从书里挑出来 把没有用的都忘掉,给大脑减负 你才能清...
评论  0  访客  0